boogie

沉迷凹凸文野

干了这碗血我们就洞房【3】


“chu...chuya...”含糊不清的童音在耳旁响起,或许是因为发音不清的原因,简单的一个音节硬生生被念成爆破音。

中原中也抬手抹去脸颊上几滴口水沫开始认真考虑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撇弯然后埋进土里不被发现的可能性。

  “安静点小鬼....你吵到我了。”中原中也不急不慢的从棺材里坐起,按住一旁黑发小男孩的额头将他推到一旁,咳了咳一开口就被过于沙哑的嗓音给吓住,转念一想或许这样更能镇住这只小狼崽子,于是又将音调降低几度,却在下一秒成功破功,从低沉怪大叔音转变成帕瓦罗蒂般的高音,中间毫无任何停顿,流畅至极。“我应该告诉过你,太阳下去之前别叫醒我...你做了什么啊太宰治?!!!”

 
  如果不是时间地点都不对太宰治大概会给他啪啪鼓掌表示赞美。

  被外来因素打断睡眠自带起床气的橙发吸血鬼眼角抽搐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面粉巧克力酱咖啡豆混合散落在实木地板上,散发出的味道之浓烈让中也开始怀疑这是太宰治想用气味杀死自己。

  “去给我打扫干净,不然我就把你丢海里喂鱼。”平静吩咐完太宰治后中原中也在电光火石之间觉得这是一场阴谋,因为太宰治居然真的乖乖去拿扫把准备打扫。

  中原中也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食指弯曲与大拇指摩擦打出响指,屋中央的魔法水晶立刻发出一层柔光,中原中也这才发现自己棺材四周全都是透明晶尘薄薄覆在地板上。

   “....” 中原中也抿了抿嘴唇面无表情地看向手里拿着比自己高一个头的扫把的太宰治。

  太宰治低头用鞋尖在巧克力堆里不断画圈,灰绒绒的大尾巴无精打采地挂在身后有一点没一点的摆动。

  中原中也看着小狼人难得的示弱心里的烦躁立马消去一半,眼见着一双漂漂亮亮的乳白色小短靴变成双色拼盘小丑靴,发出一声叹息起床气也消失干净。

  中也心疼看了眼被糟蹋的不成样子的深褐色地板,单手捂眼倒进棺材还不忘给旁边小男孩一个暴栗,脚跟一带将棺材盖关上,声音透过棺材盖闷闷地传出。

  “天黑前你给我收拾干净.....算了,随便叫个人芥川立原广津谁都行,你乖乖回房间待好等我睡醒了再来收拾你........我会遇见你这么个契使一定是被诅咒了,一个城市的人用生命献祭的那种。”

  太宰治歪头看着棺材盖上镶嵌的宝石,不用想也知道棺材里躺着的人是怎样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他有些无精打采地勾了勾嘴角,丢开手里扫把转身离去。

  “中也,你为什么还不杀了我呢?”

————————————————————————————————————————————————

    尾崎红叶两膝并拢斜坐在马车内,五指丹蔻一遍又一遍地轻轻抚摸着正枕在自己膝上的橙红色脑袋,一贯云淡风轻的脸上暗含几分不易察觉的担忧,作为吸血鬼,越来越嗜睡并不是个好兆头。

  “中也,该起来了。”尾崎红叶在开口的一瞬间中原中也就醒了,他揉着脑袋慢腾腾坐起睁大迷茫的眼睛看向尾崎红叶,冰蓝色的眼瞳像一团雾一样,“.....妈妈,我们要去哪?”

  红叶听了不由得哑然失笑,替中原中也整理好衣领顺便不顾中原中也强烈反抗揉了一把橙黄色小脑袋。
 
  心满意足后身着华丽和服的美人敛去笑意,捻起一旁早在上马车前就被中原中也迫不及待脱下丢在马车角落的蕾丝花边裙递给等在一侧的金色夜叉。

  “处理掉,咱可不希望传出中原中也公爵有女装癖这种消息。”

  虽然不屑太宰治的叛徒行为,但不得不承认他的审美挺不错的。

  起身走下马车,拉平胸前褶皱整理好腰带,手心向上摊开握住中原中也白白嫩嫩的小手向前走去。

  “放松中也,别让他们有任何对你目前力量的质疑。”尾崎红叶放缓脚步让中也处于稍稍靠前的位置以示行为上的尊重.。

  “....说起来,咱第一次见你也像现在这样,不过那时的你披着脏兮兮的及腰长发,衣服脚上全是泥,眼神里全是绝望。不像现在,生机勃勃看上去随时都能去森林里跑上一年。或许当初让你和太宰治搭档是那个人死前做的唯一一次正确决定。”

  尾崎红叶替中也扶正帽沿挑开散在肩上的发尾,想起与森鸥外简单交谈中,顶头上司三言两语里透出的意思,无声叹气捏紧手里的小手。

  让他和青鲭搭档是正确决定?别开玩笑了。中原中也也没怎么管红叶大姐突然的手劲变大,很快就两眼放空回信来时梦里太宰治最后说的那句话。

  其实中原中也觉得这梦就是在夸自己越来越大度了,被太宰治这样欺负都能继续躺下去睡觉。
至于梦最后太宰消沉的表情,中原中也表示嗤之以鼻,自杀这种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事儿也就只有太宰能专门跑人梦里拜托别人杀了他,一了百了还不脏自己的手,多聪明。

  在武装公社一看见红叶大姐就马上把自己丢过去一脸喜庆仿佛下一秒就要来派对庆祝一样。

呵。

晚上吃油炸青鲭好了。
 

各位抱歉,因为家里原因所以一直没来得及更新。从今天开始我会尽量一周两更的!/士下座.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