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gie

沉迷凹凸文野

干了这碗血我们就洞房【4】

 

  中原中也脚下锃亮的牛皮小靴雄赳赳气昂昂地踏过柔软细密的白狐地毯,将暗处的窃窃私语悄悄打量一并踩在脚下。

  走进房间,取下礼帽触于胸前半蹲低头行礼时,中原发现了房间的不对劲。

  森鸥外和以前一样双手交叉托住下巴笑眯眯望着走进来的母子俩,而爱丽丝却不像以往那样趴坐在地上拿着画棒涂涂抹抹,一反常态地端坐在雕花木椅上,抬头扬起精致小巧的下巴,湛蓝色眼瞳像两颗的玻璃珠子一样嵌在眼眶里,一动也不动。

爱丽丝又长大了。

  她水藻般浓密的金发卷曲柔顺地披散在背后,像溪流层层乏起的波浪,正红色礼裙顺着木椅棱角自然垂下,只露出一双红色小皮鞋鞋尖,胸前绯红的蓬松蝴蝶结衬得她更加肤白如雪,连脸颊上细微的小雀斑都能看到。

  爱丽丝是无色的,中原中也很确定她并不属于任何一类非自然生物,但又没有人类会像她一样过了六七十年才稍微长大一点,碍于森鸥外曾经雷厉风行的名声以及少数想打探爱丽丝身世却一去不返的同伴,吸血鬼也就稀里糊涂地默认了这位活泼可爱的小姑娘的存在。整个组织里,除了森鸥外,唯一知情的恐怕也就只有尾崎红叶。

  哦,还有曾经的公爵太宰治。

  这不正常,爱丽丝从未展现过这样的一面,中原中也对于她的情况也是道听途说外加自己的猜测,至于究竟怎么一回事中原中也从未准备仔细调查,毕竟这和他无关。

  但现在看来,这恐怕要与他有关了。

  中原中也维持住半屈膝行礼的动作,紧蹙的眉头隐于橘红色发丝下,叫人看不真切。


    “爱丽丝最近总是这样,让我非常苦恼呢。”最先打破寂静的黑发男人脸上笑意不减,只随意地招了招手,爱丽丝立刻小跑上前恭顺地跪坐于地毯,小半个身子趴在森鸥外的大腿上,任由他带有白手套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冷漠的脸庞就像展厅的人偶一样。

  人偶。

  中原中也默默咀嚼着这两个突然在脑海里出现的两个字,再抬眼望向爱丽丝时,一切思绪豁然开朗。

  森鸥外满意地看着中原中也脸上稍纵即逝的震惊,停顿片刻才继续说下去“刚好武侦工会准备讨伐魔女,所以——”

————————————————————————————————————————————————————————————————

  “喂太宰,那个吸血鬼的诅咒连你也没法解开?”武侦的漂亮女医生一边将手里的马向前移动一边开口挪揄。

  “谁知道呢,说不定哪天就突然解除诅咒了。”

  比如在床上。

  棕褐发吸血鬼漫不经心地将王稳稳落下,在心里补充上后半句。

  “Check.”

————————————————————————————————————————————————————————————————

  “中也君将作为同盟战友参与讨伐,也许那位传说无所不能甚至让我损失了多名得力部下的魔女陀思妥耶夫斯基可以逗爱丽丝开心。”

  森鸥外笑吟吟地望着中原中也。

  “中原君,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吧?”

  “即使你曾经输给过他。”







*果然大粗长这玩意儿和我无缘啊——


 

 

干了这碗血我们就洞房【3】


“chu...chuya...”含糊不清的童音在耳旁响起,或许是因为发音不清的原因,简单的一个音节硬生生被念成爆破音。

中原中也抬手抹去脸颊上几滴口水沫开始认真考虑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撇弯然后埋进土里不被发现的可能性。

  “安静点小鬼....你吵到我了。”中原中也不急不慢的从棺材里坐起,按住一旁黑发小男孩的额头将他推到一旁,咳了咳一开口就被过于沙哑的嗓音给吓住,转念一想或许这样更能镇住这只小狼崽子,于是又将音调降低几度,却在下一秒成功破功,从低沉怪大叔音转变成帕瓦罗蒂般的高音,中间毫无任何停顿,流畅至极。“我应该告诉过你,太阳下去之前别叫醒我...你做了什么啊太宰治?!!!”

 
  如果不是时间地点都不对太宰治大概会给他啪啪鼓掌表示赞美。

  被外来因素打断睡眠自带起床气的橙发吸血鬼眼角抽搐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面粉巧克力酱咖啡豆混合散落在实木地板上,散发出的味道之浓烈让中也开始怀疑这是太宰治想用气味杀死自己。

  “去给我打扫干净,不然我就把你丢海里喂鱼。”平静吩咐完太宰治后中原中也在电光火石之间觉得这是一场阴谋,因为太宰治居然真的乖乖去拿扫把准备打扫。

  中原中也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食指弯曲与大拇指摩擦打出响指,屋中央的魔法水晶立刻发出一层柔光,中原中也这才发现自己棺材四周全都是透明晶尘薄薄覆在地板上。

   “....” 中原中也抿了抿嘴唇面无表情地看向手里拿着比自己高一个头的扫把的太宰治。

  太宰治低头用鞋尖在巧克力堆里不断画圈,灰绒绒的大尾巴无精打采地挂在身后有一点没一点的摆动。

  中原中也看着小狼人难得的示弱心里的烦躁立马消去一半,眼见着一双漂漂亮亮的乳白色小短靴变成双色拼盘小丑靴,发出一声叹息起床气也消失干净。

  中也心疼看了眼被糟蹋的不成样子的深褐色地板,单手捂眼倒进棺材还不忘给旁边小男孩一个暴栗,脚跟一带将棺材盖关上,声音透过棺材盖闷闷地传出。

  “天黑前你给我收拾干净.....算了,随便叫个人芥川立原广津谁都行,你乖乖回房间待好等我睡醒了再来收拾你........我会遇见你这么个契使一定是被诅咒了,一个城市的人用生命献祭的那种。”

  太宰治歪头看着棺材盖上镶嵌的宝石,不用想也知道棺材里躺着的人是怎样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他有些无精打采地勾了勾嘴角,丢开手里扫把转身离去。

  “中也,你为什么还不杀了我呢?”

————————————————————————————————————————————————

    尾崎红叶两膝并拢斜坐在马车内,五指丹蔻一遍又一遍地轻轻抚摸着正枕在自己膝上的橙红色脑袋,一贯云淡风轻的脸上暗含几分不易察觉的担忧,作为吸血鬼,越来越嗜睡并不是个好兆头。

  “中也,该起来了。”尾崎红叶在开口的一瞬间中原中也就醒了,他揉着脑袋慢腾腾坐起睁大迷茫的眼睛看向尾崎红叶,冰蓝色的眼瞳像一团雾一样,“.....妈妈,我们要去哪?”

  红叶听了不由得哑然失笑,替中原中也整理好衣领顺便不顾中原中也强烈反抗揉了一把橙黄色小脑袋。
 
  心满意足后身着华丽和服的美人敛去笑意,捻起一旁早在上马车前就被中原中也迫不及待脱下丢在马车角落的蕾丝花边裙递给等在一侧的金色夜叉。

  “处理掉,咱可不希望传出中原中也公爵有女装癖这种消息。”

  虽然不屑太宰治的叛徒行为,但不得不承认他的审美挺不错的。

  起身走下马车,拉平胸前褶皱整理好腰带,手心向上摊开握住中原中也白白嫩嫩的小手向前走去。

  “放松中也,别让他们有任何对你目前力量的质疑。”尾崎红叶放缓脚步让中也处于稍稍靠前的位置以示行为上的尊重.。

  “....说起来,咱第一次见你也像现在这样,不过那时的你披着脏兮兮的及腰长发,衣服脚上全是泥,眼神里全是绝望。不像现在,生机勃勃看上去随时都能去森林里跑上一年。或许当初让你和太宰治搭档是那个人死前做的唯一一次正确决定。”

  尾崎红叶替中也扶正帽沿挑开散在肩上的发尾,想起与森鸥外简单交谈中,顶头上司三言两语里透出的意思,无声叹气捏紧手里的小手。

  让他和青鲭搭档是正确决定?别开玩笑了。中原中也也没怎么管红叶大姐突然的手劲变大,很快就两眼放空回信来时梦里太宰治最后说的那句话。

  其实中原中也觉得这梦就是在夸自己越来越大度了,被太宰治这样欺负都能继续躺下去睡觉。
至于梦最后太宰消沉的表情,中原中也表示嗤之以鼻,自杀这种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事儿也就只有太宰能专门跑人梦里拜托别人杀了他,一了百了还不脏自己的手,多聪明。

  在武装公社一看见红叶大姐就马上把自己丢过去一脸喜庆仿佛下一秒就要来派对庆祝一样。

呵。

晚上吃油炸青鲭好了。
 

各位抱歉,因为家里原因所以一直没来得及更新。从今天开始我会尽量一周两更的!/士下座.

 

干了这碗血我们就洞房【2】


“听说了吗,太宰治孩子都老大了,是和那个中原的!”路人甲如此说道。

  “我也听说了!糕点屋的玛丽亲眼看见太宰背着他姑娘走进公会,那身高和中原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尤其那头橘发,一看就是中原的。”路人乙如此说道。

  “据说中原之前对外称出城旅游其实是去养胎,他怕自己天天看见太宰勾搭小姑娘一气上头动了胎气”路人丙如此说道。

  “原来吸血鬼同性能生子吗..真神奇啊。”路人丁如此说道。

  “......”

  “......”

  “......”

    “对对对吸血鬼同性能生孩子,可牛逼了!”路人甲乙丙齐声说道。

  娱乐嘛,开心就好。说不定吸血鬼同性能生子,毕竟成份和我们不同。路人心想。

此刻,还不知道关于自己已经被流言传为一位‘被花心薄情渣男治抛弃一气之下背井离乡依然相信爱情忍饥挨饿即使难产也用最后一口气坚持生下小小治的’伟大母亲中原中也正穿着一身粉红公主泡泡裙一脸愤怒地跺脚顺便拍打墙面。

  “太宰治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现在的情况!不然我绝对会把你碾碎了丢进护城河!!!”

  “中也你果然是睡太久把智商也睡没了吗?”太宰治斜靠在墙边双手插进巫师袍衣兜里一脸和善。

  “很明显,魔法出错了。所以你除了身高都有些小变化。”

太宰治半蹲下弯腰低头用眼神比划中也目前身高,眼里的嘲讽不言而喻。

  “砰”的一声,打断了中也计划折断太宰治脊椎的下一步动作。

  中原中也挑眉看着落地窗外飞来飞去就差滚土里摔跤的一狼一吸血鬼,略带婴儿肥得脸上写满了‘现在的小年轻不好好学习就知道在外面花式秀恩爱’的嘲讽。

  “噗嗤,小矮子你现在的表情蠢死了。”太宰治上一秒还在思考如何继续坑中原中也下一秒身体就自己走过去右手握住中也腰提在半空中。

  “呜哇仔细一看原来小矮子还没到一米...嘶中也我好歹救了你你就这么对待我的?”

  太宰治趁手还能使力扯住中原的裙摆往空中一抛,后退两步左手捏住右手前臂正骨。

  中原中也哼了一声转了一圈轻巧落地,被恰好及地的公主裙绊住往前小跑两步扶住木柜堪堪停住,同时也不忘开口嘲讽。

  “可惜不是完全力量,不然你现在——呵。”

  “中也你知道吗,你穿着公主裙说这种挑衅的话就像一只柯基试图两脚站立和哈士奇比身高。”太宰治耸了耸肩用完好如初的右手指指点点。

  “哈?既然知道这裙子傻逼还让我穿?太宰治你脑子被咬了吗?”

  “毕竟中也树敌太多了,如果不做点伪装很容易猜到中原公爵身体出了意外——即使看上去还是那么矮。”

太宰治语毕停顿片刻换作半是嘲讽的眼神俯视中原冰蓝色眸子。

  “再说了,导致这一切的元凶不就是中也你吗?难道你想否认当初挑战魔女结果被下诅咒的吸血鬼不是你?.....嘛,但也多亏了中也愚蠢的行为,现在魔女和巫师决裂了,魔女认为自己的惩罚非常适合一位吸血鬼公爵,巫师认为将一位拥有强大力量的敌人诅咒为无意识的怪物完全是浪费魔力,丝毫不关心给民众带来的灾难....所以...就像你现在看到的。”

  太宰治拉开阳台上的玻璃门方便武装公会的与谢也医生与她的扫帚一起飞进来。

  “由巫师构成的武装公会与由吸血鬼构成的黑势力商会暂时统一战线一致对抗魔女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以及他的眷族。”

  与谢也干净利落触地指挥好扫帚回归原位继而转身单手叉腰玩味地看向中原中也。“你就是目前被城里称为伟大母亲的中原中也?幸会,我是与谢也晶子,外面有人找你。”

  中原中也还没来的及思考这奇怪的称号哪儿来的,思绪就被一阵短促叩门声打断。

  已经和芥川打完两架此时还不忘隔着一层玻璃时不时望向外面被自己身体砸出的大坑生闷气乖宝宝中岛敦跑去开门,接着立刻进入炸毛状态。

  一位穿着繁复华丽和服外披绯红大振袖的古典美人走进室内,紧随其后的是把衬衣穿出小洋裙风格一脸“上司逼我加班又不加工资我快养不起家里妹妹了啊啊死了算了.生无可恋.jpg”的芥川龙之介。

  “失礼了。”尾崎红叶站定简单点头视作行礼,对屋里紧张高度戒备的气氛视而不见,“啪”的一声撑开熏香小扇半掩面眉眼弯弯。

  “咱来接咱的孩子,过来中也。”


太宰治:其实让小矮人穿公主裙只是个人兴趣,那些挑事的蠢货反正打不过我无所畏惧x

——————————————————————————————
啊啊自己码出来的东西简直不知所云【???】

大概后期会有森红立银【?】

才发现自己忘了打坨坨名字orz觉得自己在凑字数
 
 

干了这碗血我们就洞房 【1】

中世纪架空私设

    太宰治作为在武装公社里唯一一位吸血鬼,其受关注度自然是非常的高。

  走在大街上总会有各式各样的人上至二百岁吸血鬼下至三岁狼人因为“意外”三分娇羞七分欣喜地朝太宰治倒去,在不出所料地被接住后转眼化为猛兽恨不得把太宰治各种喜好甚至前女友祖上八辈的消息也给挖出来。

  好吧,主要还是因为太宰治生了副好相貌,一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配上人畜无害的表情加上吸血鬼本身自带的闪光特效活脱脱一会走路的吉祥物。
 

  武装工会以及黑暗势力商会集体表示楼上所说的人他们绝对不认识,这是谁他在哪他为什么在这儿x

  “呐敦,我们去巡逻吧~”当中岛敦听见这句话出自太宰口中时第一反应是抬手捏了捏自己毛茸茸的耳朵确定没缺半截后咬着手指思考如果他现在去找黑商的芥川龙之介索要医疗费去看耳朵,那他和芥川龙之介打起来的胜率是多少。

  中岛敦思考地过于认真以至于回神时自己已经走在街上,前面还有个溜溜达达的太宰治。

  中岛敦向上抬了抬眼皮望了眼明晃晃挂在天上冲他微笑的太阳,秉着怎么说前面这人也算是救了自己的原则,抽抽鼻子努力忽视掉吸血鬼令人不快的气味,加快脚步跑到太宰治身后四处寻找水源,一条狼尾挂在屁股上颠颠地摇着,随时准备着一看见太宰治头上冒烟就逮着他往水里摁防止自燃。

  自幼生活在孤儿院唯一乐趣就是一本被翻烂的灵异怪谈小说的中岛敦小朋友十六年来一直坚信吸血鬼遇到太阳会自燃,看见十字架就会尖叫化成灰,喝了圣水就会变异......
 
  直到遇见了太宰治,中岛敦才发现自己以前的十六年全是扯淡。

  “敦君,我真的不会自燃。你这么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一直盯着我脑袋我会以为你想和我殉情的哟——可惜我没有和半狼人殉情的兴趣~”

  果然太宰先生还是之前那个原装进口的,之前提议巡逻应该只是想在街上找能陪他殉情的小姐吧。中岛敦这样想着略略呼出一口气稍微放松下来,嘴里一直冒出一个尖呈防御状态的利牙也收回去大半。

  “太宰先生,我们要走出巡逻范围了。”作为刚入社的后辈,很多事都应该听从前辈的话。

  但中岛敦想了想确信自己没有记错地图上所画范围以及国木田先生说过太宰先生总不按常理出牌。为了防止自己等会儿要下河捞自杀的太宰先生,中岛敦犹豫片刻还是开了口询问。

  “敦君,做人需要灵活变通哦。”太宰治头也不回地举起连手腕都绑上了绷带的手竖起食指朝中岛敦晃了晃。

  可是我是半狼人啊。中岛敦还未说出这句话就被森林中浓郁的吸血鬼气味一下使中岛敦尾巴以及耳朵上的毛根根炸起。

  “这里是....黑商的地盘,空气里全是吸血鬼的味道,即使现在我们和黑商处于合作关系,太宰先生,我们似乎越界了。”中岛敦不安地握紧拳,嘴里的尖牙也有重新冒出来的迹象,一双紫橙的瞳孔瞪大了观察着四周树林,其中橙黄色还在不断加深,一看就是在防范附近有没有某位一见太宰治就会暴走的某芥川姓吸血鬼。

  “安心,今天他们不会到这里来,毕竟…”太宰治勾起嘴角露出再熟悉不过的笑容,颇为恼人的音色在口中故意弯出几分调侃。“漆黑的矮公主还等着我去解救~”

  太宰治朝前蹦哒两步朝远处点了点,中岛敦利用自身视力优势顺着看过去,等看清了太宰治所指后立即瞪大了眼睛。

  “太宰先生....那是什么?”

  湛蓝透明的天空中点缀几朵飘飘荡荡的云絮,大片光亮撒在绿色地毯上。

  而在这样令人心情愉悦的天气下,草地上却坐落着一座小型冰山。

  “冰矮人的城堡,里面睡着一个傻兮兮的漆黑的小矮人。”太宰治满脸嫌弃地从衣兜中摸出一把匕首,抬脚不急不缓地朝冰山走去,动作虽如此,但速度却逼得中岛敦拔脚跟在后面跑。

  一进冰山中岛敦就被飘荡在房间内浓郁的酒香打了个大喷嚏,之前使他鼻子痒痒的吸血鬼气味一下就少了大半。

  地面上若隐若现的莹蓝色痕迹连带着连见习魔法学徒中岛敦都能感受到的魔法气息无一不显露着这里至少有上百个个无论对吸血鬼还是狼人都致命的法阵,中心竖立着刻有繁复花纹的棺木。

  这里似乎是一位吸血鬼选择的长眠之地,但外面的艳阳又推翻了中岛敦的猜测,他不确定地想偏头想询问太宰治,还未开口就被太宰治的行径吓掉了半口气。

    黑发吸血鬼熟门熟路像跳芭蕾一样一眨眼就抵达棺材旁,环顾四周脸上露出有些复杂的表情。

  “这小矮子的审美真是无论过多久都不会变啊。”

  太宰治懒得向后辈一一解释一切,单单回头竖起食指对自己的后辈做出噤声的动作,另一手麻利扯开棺材盖露出里面的人,丝毫不见受法阵的影响。

  所有的奇怪迹象让中岛敦刚准备开口才发现根本无从问起,半张着嘴巴发出一个单音节就傻愣愣地望着太宰治的背影以及露出的几簇金橙,自动关闭脑内所有程序消化发生的一切——俗称死机。

  太宰治懒得向后辈解释所有事,只稍往旁边一站露出躺里面的只有一米六但眉眼精致的小矮子和正不偏不倚抵在小矮子上的匕首。
 

  “嘘,我要消灭囚禁公主的恶龙了。”

中岛敦:我还能活着再吃一碗茶泡饭吗?

——————————————————————————————————————————————
  啊终于开了这坑,但码出来简直ooc严重orzzz
欢迎各位小天使提出意见,我会努力改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