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gie

沉迷凹凸文野

干了这碗血我们就洞房【4】

 

  中原中也脚下锃亮的牛皮小靴雄赳赳气昂昂地踏过柔软细密的白狐地毯,将暗处的窃窃私语悄悄打量一并踩在脚下。

  走进房间,取下礼帽触于胸前半蹲低头行礼时,中原发现了房间的不对劲。

  森鸥外和以前一样双手交叉托住下巴笑眯眯望着走进来的母子俩,而爱丽丝却不像以往那样趴坐在地上拿着画棒涂涂抹抹,一反常态地端坐在雕花木椅上,抬头扬起精致小巧的下巴,湛蓝色眼瞳像两颗的玻璃珠子一样嵌在眼眶里,一动也不动。

爱丽丝又长大了。

  她水藻般浓密的金发卷曲柔顺地披散在背后,像溪流层层乏起的波浪,正红色礼裙顺着木椅棱角自然垂下,只露出一双红色小皮鞋鞋尖,胸前绯红的蓬松蝴蝶结衬得她更加肤白如雪,连脸颊上细微的小雀斑都能看到。

  爱丽丝是无色的,中原中也很确定她并不属于任何一类非自然生物,但又没有人类会像她一样过了六七十年才稍微长大一点,碍于森鸥外曾经雷厉风行的名声以及少数想打探爱丽丝身世却一去不返的同伴,吸血鬼也就稀里糊涂地默认了这位活泼可爱的小姑娘的存在。整个组织里,除了森鸥外,唯一知情的恐怕也就只有尾崎红叶。

  哦,还有曾经的公爵太宰治。

  这不正常,爱丽丝从未展现过这样的一面,中原中也对于她的情况也是道听途说外加自己的猜测,至于究竟怎么一回事中原中也从未准备仔细调查,毕竟这和他无关。

  但现在看来,这恐怕要与他有关了。

  中原中也维持住半屈膝行礼的动作,紧蹙的眉头隐于橘红色发丝下,叫人看不真切。


    “爱丽丝最近总是这样,让我非常苦恼呢。”最先打破寂静的黑发男人脸上笑意不减,只随意地招了招手,爱丽丝立刻小跑上前恭顺地跪坐于地毯,小半个身子趴在森鸥外的大腿上,任由他带有白手套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冷漠的脸庞就像展厅的人偶一样。

  人偶。

  中原中也默默咀嚼着这两个突然在脑海里出现的两个字,再抬眼望向爱丽丝时,一切思绪豁然开朗。

  森鸥外满意地看着中原中也脸上稍纵即逝的震惊,停顿片刻才继续说下去“刚好武侦工会准备讨伐魔女,所以——”

————————————————————————————————————————————————————————————————

  “喂太宰,那个吸血鬼的诅咒连你也没法解开?”武侦的漂亮女医生一边将手里的马向前移动一边开口挪揄。

  “谁知道呢,说不定哪天就突然解除诅咒了。”

  比如在床上。

  棕褐发吸血鬼漫不经心地将王稳稳落下,在心里补充上后半句。

  “Check.”

————————————————————————————————————————————————————————————————

  “中也君将作为同盟战友参与讨伐,也许那位传说无所不能甚至让我损失了多名得力部下的魔女陀思妥耶夫斯基可以逗爱丽丝开心。”

  森鸥外笑吟吟地望着中原中也。

  “中原君,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吧?”

  “即使你曾经输给过他。”







*果然大粗长这玩意儿和我无缘啊——


 

 

【立银】立原道造x银

稍微改了下之前的烂尾结局,然后发现改的更烂尾了。望天

   立原道造很讨厌银,银也很讨厌立原道造,他们之间关系不和到随时随地都想在任务中给对方致命一击并向上申报他/ta与敌方火拼时因为不够小心所以被一颗子弹解决了生命这种听上去就很丢脸的死法,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

  即使平时会互相打到住进医院,但执行任务时他们的默契度总能让他们小队最小程度的受伤,以刁钻角度射出的两颗子弹或是泛着寒光的匕首,利落解决对方身后漏掉的敌人。

  日常中他们是立原道造和银,可以肆无忌惮地打起来,任务时他们是黑蜥蜴,是一个整体,这是银和立原道造之间心照不宣地遵守着的原则,这也是为什么即使他们没有异能也能让那么多人惧怕避免与他们为敌。

  立原道造清楚很多关于银的事,包括很多银的生活习惯,但一直误解着银的性别,所以总会在打架前动动嘴皮子以男生的标准嘲讽银的身高以及体型成功激怒银然后打的昏天黑地。

  立原道造初次发现端倪是在自己回家途中碰巧看见不远处的芥川前辈正与一位黑发美人交谈着并肩走出洗衣店在惊讶的同时顺手拍了一张第二天在黑蜥蜴内部分享这个消息。

  “芥川前辈似乎有女朋友了,长得还挺漂亮.啧啧樋口那个女人如果知道肯定会气到跳脚吧..”任务完成后的立原道造单掌撑坐在仓库纸箱上另一只拿着手机小幅度挥舞着脑内浮现出那个弱小的金发女人气到跳脚也做不了什么的样子不由地笑出声。

  广津柳浪本意是想知道芥川的女朋友长什么样若是对组织可能产生威胁的话就去解决掉,在下一秒看清照片上的黑发女孩子后一愣。

  不自在地干咳一声偏头对身体僵硬站在一旁同样看了照片正对立原无声释放杀气露在面罩外的脸已经快要红的滴血的银眼神里不自觉带点同情。

  可惜情商为负的立原道造先生虽然注意到广津眼里的同情却往错误的方向理解了。

  “喂银,你不会是同情樋口那个女人吧....难道你喜欢樋口那种弱小女人?”立原道造在说出这番话后隐隐有些不爽,向来不爱掩饰自己心情的他随即握住双枪抵住寒光粼粼的匕首。

  “.....你这是恼羞成怒? 别搞笑了,你垫脚都还比那个女人矮半个头。”红发黑手党小青年俯视正怒瞪自己的银,吐字清晰一字一顿。

  “除了和芥川龙之介相同的黑发,无论是力量还是地位你都完全比不上他。”立原道造向后躲开反手撑地紧绷的小腿画划出漂亮弧度踢开飞来的小刀。

  听了这句话的银动作一顿,在进攻的间隙中满脸复杂地望了一眼旁边事不关己悠然吸烟的银发老人,眼眸中明确表达出“快来把这傻逼控制住我要被他传染低智商了。”

  老人揉了揉太阳穴知道不能再假装什么都没看到,手心上浮现出异能单方面震慑住已经准备轰轰烈烈打一架的立原并示意所有人都乖乖滚出去。

  广津柳浪低低咳嗽一两声在一群人“看上去都肺癌晚期了还要抽烟真是没救了”的表情里淡定低头点燃嘴里叼着的烟,食指一弹将手中的打火机一起轰向仓库深处。

  “给我闭嘴别再去讨论这种无聊的事,那不是我们该管的,我们需要做的只是完成任务...”

  于是这次稀奇古怪的误会在巨大的轰鸣声中干脆利落的结束。

  而后几天立原总能感受到芥川龙之介对他带有针对性敌意的眼神,他觉得心中有个答案似乎要呼之欲出了。

   虽然平时和情报部关系不错,但接连几人前一秒还在居酒屋欢声笑语,下一秒一听立原想打听黑蜥蜴的银,面色煞白如同中了阿瓦达索命一样头也不回地跑走。

  只有一个大概是喝到迷糊了,跑之前煞有其事地还晃了晃手指用神棍的口气说道“天机不可泄露,你只用知道银和芥川龙之介关系不简单就行了。”

  立原觉得自己找到了正确答案,但他不知道自己以后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银。

  躲避了银几天苦思无果,立原决定向党内最有资历的前辈请教。

  “广津前辈,如果,我是说如果,一个平时和您挺熟的朋友突然变成一个gay,那您会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对他?”

  广津柳浪是谁,不到半秒就理清前因后果一口气卡在嗓子眼里差点被噎死。
 
  咳嗽半响广津柳浪双手按住立原道造脸颊向后转,恨不得直接一用力撇断眼前情商白痴的脖子。

  “看见前面俩人了吗?对,就是他俩,芥川龙之介以及....芥川银。懂了吗?”

  “什么?!!!横滨已经可以同性结婚了?......咳咳咳广津前辈别用力,我开玩笑的。”立原道造迅速挣开广津双手束缚向后退去连连摆手。
 
  “银是芥川妹妹吧?”

  这似乎就能解释银的身形以及平日里小举动了,立原觉得一切似乎又有些说得通了,奇怪的是,在知道银是女孩子后他并没有多震惊,有的只是恍然大悟以及对银真面目的感叹【发型真是决定了一个人的形象啊】。

  在他转身离开时广津的话悠悠从后面传来。

  “比起弱小的女性,银更喜欢某位经常和她执行任务的同僚.....”
 

  立原道造耸了耸肩,一言不发地离开,此后他也没什么反应,依旧像以前一样,和银打架,和银一起执行任务,和银一起进医院。

 
  “喂,银,我有事找你。”

  病床上的散发黑发抚子巴掌大的脸有一半隐于被窝里,瞪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显然还没习惯用这幅样子和立原共处一室。

  “等出院了,咳....”

  “你愿意陪我去办两张九块钱的证吗?”

  银没说话,但从她的眼神里,立原觉得自己应该往后面看。

   他僵硬地,缓缓地,慢慢地,回头。

  病房门口赫然正是芥川龙之介。


















  以及他背后滚滚黑波涛。
 




  “哈哈...芥川前辈早啊,您吃了吗.......”
















  立原,卒

干了这碗血我们就洞房【3】


“chu...chuya...”含糊不清的童音在耳旁响起,或许是因为发音不清的原因,简单的一个音节硬生生被念成爆破音。

中原中也抬手抹去脸颊上几滴口水沫开始认真考虑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撇弯然后埋进土里不被发现的可能性。

  “安静点小鬼....你吵到我了。”中原中也不急不慢的从棺材里坐起,按住一旁黑发小男孩的额头将他推到一旁,咳了咳一开口就被过于沙哑的嗓音给吓住,转念一想或许这样更能镇住这只小狼崽子,于是又将音调降低几度,却在下一秒成功破功,从低沉怪大叔音转变成帕瓦罗蒂般的高音,中间毫无任何停顿,流畅至极。“我应该告诉过你,太阳下去之前别叫醒我...你做了什么啊太宰治?!!!”

 
  如果不是时间地点都不对太宰治大概会给他啪啪鼓掌表示赞美。

  被外来因素打断睡眠自带起床气的橙发吸血鬼眼角抽搐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面粉巧克力酱咖啡豆混合散落在实木地板上,散发出的味道之浓烈让中也开始怀疑这是太宰治想用气味杀死自己。

  “去给我打扫干净,不然我就把你丢海里喂鱼。”平静吩咐完太宰治后中原中也在电光火石之间觉得这是一场阴谋,因为太宰治居然真的乖乖去拿扫把准备打扫。

  中原中也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食指弯曲与大拇指摩擦打出响指,屋中央的魔法水晶立刻发出一层柔光,中原中也这才发现自己棺材四周全都是透明晶尘薄薄覆在地板上。

   “....” 中原中也抿了抿嘴唇面无表情地看向手里拿着比自己高一个头的扫把的太宰治。

  太宰治低头用鞋尖在巧克力堆里不断画圈,灰绒绒的大尾巴无精打采地挂在身后有一点没一点的摆动。

  中原中也看着小狼人难得的示弱心里的烦躁立马消去一半,眼见着一双漂漂亮亮的乳白色小短靴变成双色拼盘小丑靴,发出一声叹息起床气也消失干净。

  中也心疼看了眼被糟蹋的不成样子的深褐色地板,单手捂眼倒进棺材还不忘给旁边小男孩一个暴栗,脚跟一带将棺材盖关上,声音透过棺材盖闷闷地传出。

  “天黑前你给我收拾干净.....算了,随便叫个人芥川立原广津谁都行,你乖乖回房间待好等我睡醒了再来收拾你........我会遇见你这么个契使一定是被诅咒了,一个城市的人用生命献祭的那种。”

  太宰治歪头看着棺材盖上镶嵌的宝石,不用想也知道棺材里躺着的人是怎样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他有些无精打采地勾了勾嘴角,丢开手里扫把转身离去。

  “中也,你为什么还不杀了我呢?”

————————————————————————————————————————————————

    尾崎红叶两膝并拢斜坐在马车内,五指丹蔻一遍又一遍地轻轻抚摸着正枕在自己膝上的橙红色脑袋,一贯云淡风轻的脸上暗含几分不易察觉的担忧,作为吸血鬼,越来越嗜睡并不是个好兆头。

  “中也,该起来了。”尾崎红叶在开口的一瞬间中原中也就醒了,他揉着脑袋慢腾腾坐起睁大迷茫的眼睛看向尾崎红叶,冰蓝色的眼瞳像一团雾一样,“.....妈妈,我们要去哪?”

  红叶听了不由得哑然失笑,替中原中也整理好衣领顺便不顾中原中也强烈反抗揉了一把橙黄色小脑袋。
 
  心满意足后身着华丽和服的美人敛去笑意,捻起一旁早在上马车前就被中原中也迫不及待脱下丢在马车角落的蕾丝花边裙递给等在一侧的金色夜叉。

  “处理掉,咱可不希望传出中原中也公爵有女装癖这种消息。”

  虽然不屑太宰治的叛徒行为,但不得不承认他的审美挺不错的。

  起身走下马车,拉平胸前褶皱整理好腰带,手心向上摊开握住中原中也白白嫩嫩的小手向前走去。

  “放松中也,别让他们有任何对你目前力量的质疑。”尾崎红叶放缓脚步让中也处于稍稍靠前的位置以示行为上的尊重.。

  “....说起来,咱第一次见你也像现在这样,不过那时的你披着脏兮兮的及腰长发,衣服脚上全是泥,眼神里全是绝望。不像现在,生机勃勃看上去随时都能去森林里跑上一年。或许当初让你和太宰治搭档是那个人死前做的唯一一次正确决定。”

  尾崎红叶替中也扶正帽沿挑开散在肩上的发尾,想起与森鸥外简单交谈中,顶头上司三言两语里透出的意思,无声叹气捏紧手里的小手。

  让他和青鲭搭档是正确决定?别开玩笑了。中原中也也没怎么管红叶大姐突然的手劲变大,很快就两眼放空回信来时梦里太宰治最后说的那句话。

  其实中原中也觉得这梦就是在夸自己越来越大度了,被太宰治这样欺负都能继续躺下去睡觉。
至于梦最后太宰消沉的表情,中原中也表示嗤之以鼻,自杀这种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事儿也就只有太宰能专门跑人梦里拜托别人杀了他,一了百了还不脏自己的手,多聪明。

  在武装公社一看见红叶大姐就马上把自己丢过去一脸喜庆仿佛下一秒就要来派对庆祝一样。

呵。

晚上吃油炸青鲭好了。
 

各位抱歉,因为家里原因所以一直没来得及更新。从今天开始我会尽量一周两更的!/士下座.

 

【太宰治脑洞乙女同人】


     哒宰bg原女同人xx考试时突然的脑洞,坚持自杀的太宰x一个体验过多种死法但都没死成的吸血鬼痴汉少女
ooc严重
  虽然文笔啥烂到极点但依然暗戳戳的想写后续xx

  我竭尽所能以极其扭曲的姿势趴在天台上,风衣的灰黑色恰好充当了保护色,下巴抵在天台边缘微凸的台阶上银色长卷发铺散在天台地面上连带着头上绑着的粉红色也沾满灰尘,暗红色的眼瞳目不转睛地俯视着那巷落内的黑发男人,凭借自身独有的优势轻而易举地观察到他的一切动作,擦了擦嘴角喃喃道:“太宰先生好帅啊.”
  咳,请别误会,我不是痴汉不会去尾随自己的男神更不会偷偷潜进男神的家中兴奋的打滚.
  我叫博纳罗蒂,是一名稍稍有点名气的作曲家,同时也是一个与世无争深藏功与名的吸血鬼,不过有一部分穿着红袍的傻逼热爱拿着十字架对我逼逼并试图让我沾上大蒜或者别的什么奇怪液体的味道,为此他们乐不思蜀地追着我跑了一年又一年直到我实在受不了奋起爆发拆了他们五座大教堂并移民到日本后才稍微作罢。
  其实我一直觉得自己只是个软萌妹,除了需要靠血液维持生命视力好了点动作敏捷了点力气大了点伤势恢复快一点活的久了点以外我看上去完全就是个身娇体软易推倒软萌妹,还自带颜文字的那种૮(゚∀゚)ა
  抱歉扯远了,其实我现在正在偷窥的人是我半个月前深夜在河边觅食时发现的,秉着保护水资源的新青年好思想我随手将漂浮在上的人形物体捞起并收取了点血液作为劳动费,结果,万万没料到,这人的血好吃到哭!人也帅到极点!瞬间成为他的小迷妹!虽然我知道作为吸血鬼应该霸道一点直接把他抢回家监禁play.但我这人有一致命缺点——怂极了xx
  于是接下来你们懂得,咳咳...我就这样夜以继日地潜伏在男神周围以防男神一不小心自杀成功以后再也吃不到美味的血液,没错,你没猜错,我的男神他浑身都是宝除了热爱自杀这点太特立独行了...这半个月来我已经跟随男神走过山川游过河流穿过街道逛完了横滨大部分自杀圣地并观赏男神尝试各种我都没体验过的自杀方式,然后我惊奇地发现男神除了少部分情况下是因为我才没能死成但其余时候男神运气好到单抽无所畏惧随手欧皇的地步!每次自杀都会被各种人救起或者直接被海浪冲到沙滩边,有时陪他一起殉情的女性死的尸骨无存男神都能毫发无损,果然是因为男神已经帅到连大自然先生都比不过了吗?或者是因为男神那奇怪的能力?——我总是会站在刚过腰的浪潮里一边扭断还在挣扎着的女性脖颈随手将她们丢向海洋深处一边注视着不远处被浪潮冲上沙滩边半昏迷着的男神思考着这个问题。
  男神特别凄惨的在一个黑心违法公司里上班ヽ(#`Д´)ノ即使身在公司高层每天身上的绷带都会增多即使是被掩盖着血味也浓的让我有些控制不住的想去舔遍男神全身。
  而且男神的公司里似乎有很多像男神一样有着奇怪能力的人,其中有一个似乎是男神搭档的橘发有点矮的帅哥轻轻松松就能毁掉一个工厂虽然依旧被男神压的死死的。
  今天是我尾随男神的第15天,在经过好几分钟的思想斗争回忆完男神有多帅后我做出一个重大决定。站起身简单打整了仪容,假装自己需要呼吸吸进几口带有淡淡血腥味的空气,小牛皮短靴的鞋跟踩上天台石阶向前倾跃下高楼中途顺手拿了一根阳台上插在花瓶泥土里还带有点点水珠的玫瑰花调整重心脚尖着地踩在底层的瓦泥地上,确认周围没有围观者后一步一步,慢慢地走进小巷。
  我要对男神表白。
  顺便说一句,我的男神名叫太宰治,是一名黑手党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