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gie

沉迷凹凸文野

【安雷安/瑞金】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座凹凸学校②

*依然人设是官方的,ooc我的
*我不管我就觉得猪猪赛跑能联网比赛

  其实安迷修和雷狮小时候关系还算不错,直到有一天雷狮小团体的人给安迷修过了一个终生难忘的生日。

  开开心心放学走上回家路的三道杠小学生安迷修前脚刚踏出校门后脚还没落地就被一棍子敲晕,四个孩子哼哼哈哈拖着安迷修红领巾把他带到被雷狮用俩星期零花钱包场的小型游乐园。

  雷狮本意是看在安迷修那么憧憬骑士道却连马都骑过,趁着安迷修生日请他一次性坐马坐个够。

  奈何闷棍敲太重,不管是扇巴掌还是举高高甩飞飞安迷修都一直沉睡不醒,雷狮一合计总不能白白浪费俩星期零花钱,于是一团人轰隆隆把安迷修抬到旋转木马上一人贡献一根红领巾把他绑好,接着开启旋转木马最大功率看着安迷修呼啦啦被风吹歪了脸吹乱了发型上下起伏最后停下来的时候半个身体都悬在木马旁。

  一直站在旁边录像的帕洛斯也因为这看上去像某种情趣爱好的视频一举火透半边天,为日后成为网红奠下基础。

   两月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安迷修解决掉因为脑震荡而产生的后遗症,专门请四人帮吃了顿晚餐表示自己不记前嫌想与他们建立更加深厚的友谊于是留他们过夜。

  结果当天夜里四人帮是在呼呼的风中被豆大雨点啪啪啪拍醒了脸,每人都被一根麻绳绑的结结实实固定在海盗船上,直到第二天清晨工作人员上班才被放下来互相哆嗦搀扶着回了家。

  雷狮与安迷修的旷世爱恨纠缠也因此拉开帷幕。

  至今安迷修是如何以一己之力把四个人拖上游乐园仍是一个迷。

  路过的丹尼尔教授感慨一句这就是爱的力量。

  雷狮和格瑞一直不对盘,因为格瑞飞行棋玩的比他好。

  雷狮认为战胜敌人的方式千万种,要学会灵活变通活学活用。于是当天晚上他就回家点开与【真·螺丝】的对话框发了噼里啪啦一长串总体围绕中心思想:你就是个渣渣你玩飞行棋绝对玩不过我们校霸格瑞,他玩飞行棋牛的一逼碾压你......

  第二天雷狮就看见格瑞身后跟着新来的九岁跳级生天才。

  雷狮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然后他笑不出来了,因为嘉德罗斯的到来直接把他挤出了年级前三王座。

  格瑞觉得没人能懂他的忧伤,就算是自己的幼驯染金也不能懂。

  隔壁小学的嘉德罗斯不知从哪儿得来【格瑞玩游戏厉害的人神共愤】这种让女人听了会流泪男人听了会愤怒的小道消息,专门蹭蹭蹭跳级直接跨过初中跳到格瑞班上。

  “格瑞,飞行棋里弱小的家伙实在太多,只有你,拥有和我一战的实力。”嘉德罗斯推开格瑞课桌一脸狂傲手持二十厘米卷尺直指格瑞,发出颇具嘉式特色的战书。

  格瑞表示我不和年龄还在个位数爱给同学起外号的人玩游戏蟹蟹。

    “那我今天回去就用农药虐哭那个渣渣。”嘉德罗斯安定地指了指刚进厕所的金。

  格瑞表示他最喜欢和年龄在个位数的同学玩游戏了。

  于是第二天金见证了此生听过最神奇的对话。

  “不愧是所玩皆能胜的格瑞,能在没有超级拉姆的情况下战胜我的你还是第一个。”

    “这一局你卡机了两秒,所以是你赢了。”

    “不,算平手,等下一次我们各自修好了装备再来好好对战一场吧。”

  金不明所以地转头问后座凯莉:“我不记得飞行棋还有卡机就会输的设定啊?”

   凯莉高深一笑秀出光洁白齿:“不,他们玩的是摩尔庄园猪猪赛跑。”

 

【安雷安】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座凹凸学校①

*学院paro
*人设官方的,ooc我的
*大概没了

  安迷修难得的上课打瞌睡,上午两节课都散发着困到绝望的气场。

    起因是雷狮昨晚遇上一个id【真·螺丝】的小学森酣战一夜飞行棋连带着下铺的安迷修折腾一宿。

  而此时罪魁祸首正平和闭眼抱臂葛优瘫睡得死沉。

  安迷修手撑头作沉思状睡的正朦胧下一秒低头腰间就杵了一只鞋。
 

  咦这是我的鞋吗怎么鞋带掉了?整个人处于懵比状态的安迷修也不考虑他是以怎样扭曲的姿势才能把脚撇到后腰,特固执地认定这是自己的鞋然后开始绑鞋带。

  拉直,对齐,绕一圈.....安迷修脑袋一歪一点与睡魔斗争手里还不忘重复动作。

  一旁目睹安迷修给雷狮鞋带绑了一个又一个死结的帕洛斯早就搂着佩利笑成一团。

  “安迷修,你是一个好人可惜我配不上你~”雷狮单手叉腰翻着兰花指一脸娇媚地直视安迷修,随后自己先蹦不住脸上的表情发出粗旷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安迷修你这是第几次收到好人卡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闭嘴傻缺玩意儿,我被发好人卡全都是因为你。”安迷修面无表情掐着嗓子柔柔切切复述好人卡的后半截,“我很喜欢你可是我不想当小三,也请你一定一定要珍惜雷狮,他是一个很爱很爱你的好孩子,只是内心不善于表达。”

  “呵,你放屁。昨天那姑娘明明只说了前半段,你从哪儿摘抄的垃圾小说来污蔑老子?”雷狮把安迷修桌子拍的啪啪作响。

  “纪检部没收的。”纪检部部长坦荡荡毫不犹豫间接承认自己摘抄了言情小说。

  “呵,今晚你给我等着。”

  然后他俩战了通宵钢琴块。

  安迷修属于一闭眼立马睡死一动不动就算把他玩具马日了都不会起来的那种,雷狮则属于睡觉都要闹腾的那种。

  这几天雷狮迷上漫威,天天上课看雷神并考虑把自己名字改成托狮尔·雷丁森。晚上睡觉还要念念有词背剧本,腿一蹬大喊一声“我愚蠢的欧豆豆哟——”都是常有的事儿,同寝室的基本上都习惯了。

  结果有一天雷狮估计是充电充过头了,大喊一声“洛基!!”整个人一蹦,“喀嚓”一下就连人带床单以及各种床板残渣一起掉安迷修床上。

  第二天安迷修起床睁眼雷狮大头被吓的缓了一上午还有口气哽着下不去。

 

 

    安迷修和雷狮的相遇其实挺平凡的。


    正手执双剑惩处完地痞流氓满脸严肃宣誓将永远遵从骑士道的小男孩碰上无聊出门挑事的小皇子,接着轰轰烈烈打了一架,从城东街头小巷打到城西墓地最后双双气喘吁吁躺地上互相打嘴炮,直到天边绚烂的火烧云即将与暗沉的云雾融为一体才不情不愿地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老师。


    此后他们再也没在雷王星相遇,偶尔想起这段往事时雷狮偶尔会在心中勾勒他们再次相遇时的情形,即使心中对那所谓的骑士道不屑至极,潜意识却又不希望那个小小男孩舍弃骑士道,使自己少了一点乐子。



    再次相遇是在凹凸大赛,不出雷狮预料,长得非常帅的【划去】坏人正准备欺负无辜路人时被从天而降凛然正气就差往脸上写【正直】的骑士阻止。



    雷狮一眼认出安迷修不羁发型,可惜骑士已经忘了他。



    不过没事,凹凸大赛有大把时间让这位天真的骑士记住自己。



    任由卡米尔给自己上药的雷狮如此想着。

———————————————————————————————————————————————————————————
 

 
    不过,我们是怎么滚到一起的?


    骑坐在安迷修身上被操的意乱情迷的海盗头子有些记不清了。


    这荒唐的一切都似乎理所应当水到渠成。



    管他的



     这场大赛本来就是荒唐的。












*序号和内容没什么关系,只是起名废强迫症受不了标题空白而已/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