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gie

沉迷凹凸文野

【立银】立原道造x银

稍微改了下之前的烂尾结局,然后发现改的更烂尾了。望天

   立原道造很讨厌银,银也很讨厌立原道造,他们之间关系不和到随时随地都想在任务中给对方致命一击并向上申报他/ta与敌方火拼时因为不够小心所以被一颗子弹解决了生命这种听上去就很丢脸的死法,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

  即使平时会互相打到住进医院,但执行任务时他们的默契度总能让他们小队最小程度的受伤,以刁钻角度射出的两颗子弹或是泛着寒光的匕首,利落解决对方身后漏掉的敌人。

  日常中他们是立原道造和银,可以肆无忌惮地打起来,任务时他们是黑蜥蜴,是一个整体,这是银和立原道造之间心照不宣地遵守着的原则,这也是为什么即使他们没有异能也能让那么多人惧怕避免与他们为敌。

  立原道造清楚很多关于银的事,包括很多银的生活习惯,但一直误解着银的性别,所以总会在打架前动动嘴皮子以男生的标准嘲讽银的身高以及体型成功激怒银然后打的昏天黑地。

  立原道造初次发现端倪是在自己回家途中碰巧看见不远处的芥川前辈正与一位黑发美人交谈着并肩走出洗衣店在惊讶的同时顺手拍了一张第二天在黑蜥蜴内部分享这个消息。

  “芥川前辈似乎有女朋友了,长得还挺漂亮.啧啧樋口那个女人如果知道肯定会气到跳脚吧..”任务完成后的立原道造单掌撑坐在仓库纸箱上另一只拿着手机小幅度挥舞着脑内浮现出那个弱小的金发女人气到跳脚也做不了什么的样子不由地笑出声。

  广津柳浪本意是想知道芥川的女朋友长什么样若是对组织可能产生威胁的话就去解决掉,在下一秒看清照片上的黑发女孩子后一愣。

  不自在地干咳一声偏头对身体僵硬站在一旁同样看了照片正对立原无声释放杀气露在面罩外的脸已经快要红的滴血的银眼神里不自觉带点同情。

  可惜情商为负的立原道造先生虽然注意到广津眼里的同情却往错误的方向理解了。

  “喂银,你不会是同情樋口那个女人吧....难道你喜欢樋口那种弱小女人?”立原道造在说出这番话后隐隐有些不爽,向来不爱掩饰自己心情的他随即握住双枪抵住寒光粼粼的匕首。

  “.....你这是恼羞成怒? 别搞笑了,你垫脚都还比那个女人矮半个头。”红发黑手党小青年俯视正怒瞪自己的银,吐字清晰一字一顿。

  “除了和芥川龙之介相同的黑发,无论是力量还是地位你都完全比不上他。”立原道造向后躲开反手撑地紧绷的小腿画划出漂亮弧度踢开飞来的小刀。

  听了这句话的银动作一顿,在进攻的间隙中满脸复杂地望了一眼旁边事不关己悠然吸烟的银发老人,眼眸中明确表达出“快来把这傻逼控制住我要被他传染低智商了。”

  老人揉了揉太阳穴知道不能再假装什么都没看到,手心上浮现出异能单方面震慑住已经准备轰轰烈烈打一架的立原并示意所有人都乖乖滚出去。

  广津柳浪低低咳嗽一两声在一群人“看上去都肺癌晚期了还要抽烟真是没救了”的表情里淡定低头点燃嘴里叼着的烟,食指一弹将手中的打火机一起轰向仓库深处。

  “给我闭嘴别再去讨论这种无聊的事,那不是我们该管的,我们需要做的只是完成任务...”

  于是这次稀奇古怪的误会在巨大的轰鸣声中干脆利落的结束。

  而后几天立原总能感受到芥川龙之介对他带有针对性敌意的眼神,他觉得心中有个答案似乎要呼之欲出了。

   虽然平时和情报部关系不错,但接连几人前一秒还在居酒屋欢声笑语,下一秒一听立原想打听黑蜥蜴的银,面色煞白如同中了阿瓦达索命一样头也不回地跑走。

  只有一个大概是喝到迷糊了,跑之前煞有其事地还晃了晃手指用神棍的口气说道“天机不可泄露,你只用知道银和芥川龙之介关系不简单就行了。”

  立原觉得自己找到了正确答案,但他不知道自己以后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银。

  躲避了银几天苦思无果,立原决定向党内最有资历的前辈请教。

  “广津前辈,如果,我是说如果,一个平时和您挺熟的朋友突然变成一个gay,那您会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对他?”

  广津柳浪是谁,不到半秒就理清前因后果一口气卡在嗓子眼里差点被噎死。
 
  咳嗽半响广津柳浪双手按住立原道造脸颊向后转,恨不得直接一用力撇断眼前情商白痴的脖子。

  “看见前面俩人了吗?对,就是他俩,芥川龙之介以及....芥川银。懂了吗?”

  “什么?!!!横滨已经可以同性结婚了?......咳咳咳广津前辈别用力,我开玩笑的。”立原道造迅速挣开广津双手束缚向后退去连连摆手。
 
  “银是芥川妹妹吧?”

  这似乎就能解释银的身形以及平日里小举动了,立原觉得一切似乎又有些说得通了,奇怪的是,在知道银是女孩子后他并没有多震惊,有的只是恍然大悟以及对银真面目的感叹【发型真是决定了一个人的形象啊】。

  在他转身离开时广津的话悠悠从后面传来。

  “比起弱小的女性,银更喜欢某位经常和她执行任务的同僚.....”
 

  立原道造耸了耸肩,一言不发地离开,此后他也没什么反应,依旧像以前一样,和银打架,和银一起执行任务,和银一起进医院。

 
  “喂,银,我有事找你。”

  病床上的散发黑发抚子巴掌大的脸有一半隐于被窝里,瞪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显然还没习惯用这幅样子和立原共处一室。

  “等出院了,咳....”

  “你愿意陪我去办两张九块钱的证吗?”

  银没说话,但从她的眼神里,立原觉得自己应该往后面看。

   他僵硬地,缓缓地,慢慢地,回头。

  病房门口赫然正是芥川龙之介。


















  以及他背后滚滚黑波涛。
 




  “哈哈...芥川前辈早啊,您吃了吗.......”
















  立原,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