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gie

沉迷凹凸文野

干了这碗血我们就洞房【4】

 

  中原中也脚下锃亮的牛皮小靴雄赳赳气昂昂地踏过柔软细密的白狐地毯,将暗处的窃窃私语悄悄打量一并踩在脚下。

  走进房间,取下礼帽触于胸前半蹲低头行礼时,中原发现了房间的不对劲。

  森鸥外和以前一样双手交叉托住下巴笑眯眯望着走进来的母子俩,而爱丽丝却不像以往那样趴坐在地上拿着画棒涂涂抹抹,一反常态地端坐在雕花木椅上,抬头扬起精致小巧的下巴,湛蓝色眼瞳像两颗的玻璃珠子一样嵌在眼眶里,一动也不动。

爱丽丝又长大了。

  她水藻般浓密的金发卷曲柔顺地披散在背后,像溪流层层乏起的波浪,正红色礼裙顺着木椅棱角自然垂下,只露出一双红色小皮鞋鞋尖,胸前绯红的蓬松蝴蝶结衬得她更加肤白如雪,连脸颊上细微的小雀斑都能看到。

  爱丽丝是无色的,中原中也很确定她并不属于任何一类非自然生物,但又没有人类会像她一样过了六七十年才稍微长大一点,碍于森鸥外曾经雷厉风行的名声以及少数想打探爱丽丝身世却一去不返的同伴,吸血鬼也就稀里糊涂地默认了这位活泼可爱的小姑娘的存在。整个组织里,除了森鸥外,唯一知情的恐怕也就只有尾崎红叶。

  哦,还有曾经的公爵太宰治。

  这不正常,爱丽丝从未展现过这样的一面,中原中也对于她的情况也是道听途说外加自己的猜测,至于究竟怎么一回事中原中也从未准备仔细调查,毕竟这和他无关。

  但现在看来,这恐怕要与他有关了。

  中原中也维持住半屈膝行礼的动作,紧蹙的眉头隐于橘红色发丝下,叫人看不真切。


    “爱丽丝最近总是这样,让我非常苦恼呢。”最先打破寂静的黑发男人脸上笑意不减,只随意地招了招手,爱丽丝立刻小跑上前恭顺地跪坐于地毯,小半个身子趴在森鸥外的大腿上,任由他带有白手套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冷漠的脸庞就像展厅的人偶一样。

  人偶。

  中原中也默默咀嚼着这两个突然在脑海里出现的两个字,再抬眼望向爱丽丝时,一切思绪豁然开朗。

  森鸥外满意地看着中原中也脸上稍纵即逝的震惊,停顿片刻才继续说下去“刚好武侦工会准备讨伐魔女,所以——”

————————————————————————————————————————————————————————————————

  “喂太宰,那个吸血鬼的诅咒连你也没法解开?”武侦的漂亮女医生一边将手里的马向前移动一边开口挪揄。

  “谁知道呢,说不定哪天就突然解除诅咒了。”

  比如在床上。

  棕褐发吸血鬼漫不经心地将王稳稳落下,在心里补充上后半句。

  “Check.”

————————————————————————————————————————————————————————————————

  “中也君将作为同盟战友参与讨伐,也许那位传说无所不能甚至让我损失了多名得力部下的魔女陀思妥耶夫斯基可以逗爱丽丝开心。”

  森鸥外笑吟吟地望着中原中也。

  “中原君,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吧?”

  “即使你曾经输给过他。”







*果然大粗长这玩意儿和我无缘啊——